当前位置:
首页
> 企业文化 > 文化艺苑

迟来的春

发布日期:2022-04-12 信息来源:土木工程事业部 作者:陈光洪 字号:[ ]

时间进入四月,节气来到清明,要是在家乡,这个时候迎春花早已开败,其他的不知名的花啊草啊树啊,也相继焕发生机,在春的世界里绽放生命的色彩。

我是二月间返回工区的,在此已接近两月,但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,环境的变化可以说微乎其微,山头的树依旧老态龙钟,河里的水也是毫无波澜,一切似是慵懒的,像睡着了一般。前几日某个晚上下了一夜的雨,惊醒了梦中的我,仿佛也惊醒了山与河。第二天清晨,空气清新,大地辽阔,苍穹如洗。山尖盖着一层翠绿,将山头装饰得柔软可爱;山间河流变得浑浊了,应是洗尽了山间的铅华,奔腾着流入长江。要说最为壮观的,得数那千百株的桃花,一夜之间,尽相盛开。身处山上的桃林之中,感受着吹过的微风,那刚绽开的桃花,好似害羞的少女。

这种桃花我是第一次见,因为色浅白,白中透着可忽略不计的粉,一开始我还以为是杏花,后向附近的人询问,得知的确是桃花。我家附近也有桃树,三月开花,花朵粉红、鲜艳,美丽极了。小时候最喜欢折下三两枝桃花,将其插在灌了水的玻璃瓶中,想着那样就可以延续春色。

“人间四月芳菲尽,山寺桃花始盛开。”身处这片花海之中,我不禁摘去口罩,细细的呼吸,桃花淡淡的清香迅速沁入心脾。细看桃花,与家乡的桃花略有不同,看起来更圆润精巧。我家乡的桃树与此处的桃树,一个开花早,一个开花晚,一个花粉红,一个花浅白,客观地讲,上述特征是它们在不同的环境孕育出的不同生命,从而表现出来的各自的固有属性,我可能更喜欢家乡的桃花。

想到这里,不禁感慨,自己更喜欢家乡的桃树,可能不仅是一份思念,也是对生命的一份敬畏,桃树本质没有好坏之分,只是我们可能会主观地选择自己喜欢的一面,桃树如是,人亦如是。对于个人而言,我们没有三六九等之分,不存在高贵与低贱的区别,如黑格尔所言,存在即真理。每个人都有自己存在的价值,我们要有“天生我材必有用”的自信,要有“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”的从容,要有“人生感意气,功名谁复论”的豁达,坦然面对人世,人世便还你我坦然。

重庆,在我看来,并非没有春秋,只是春秋犹如昙花,初开便败,刹那芳华,这短暂的春虽然来得迟缓,但终究还是来了,带着春雨,带着粉嫩的桃花,带着洁白的梨花,带着奔流的水,带着属于它的一切来了。天气乍暖还寒,但的确是春天了。春耕夏耨,秋收冬藏,万物都遵循着自然的规律,急不得、忙不得、慌不得。闭上眼睛,感受这短暂的美好,用岁月濡养心灵,用经历开拓眼界,益处良多。这迟来的春天带来了生命的复苏,我望着山间的桃花,感觉灵魂与桃花融在一起,随着春天的节奏,缓慢的绽放、凋零,最终伴着一场雨,化作春泥。
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