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首页
> 企业文化 > 文化艺苑

电建工地上的幸福味道

发布日期:2022-04-13 信息来源:轨道工程事业部 作者:俞勇 字号:[ ]

刘齐斌,一个52岁的云南汉子,标准的“水二代”,自小跟着父母辗转在以礼河电站、西洱河电站工地,习惯了风餐露宿、连夜大干、艰苦奋战的水电环境。

小时候,他就喜欢捉弄一个叫吴会萍的小丫头。他觉得,这个同班妹儿,小小巧巧的,一逗就急、再逗就哭,但绝不告状,是个哥们。童年、少年就这样匆匆而过。转眼间,刘齐斌和吴会萍一别将近20年。

2009年2月,领导特批刘齐斌返家探亲。在朋友组织的聚会上,他们再度相逢,当年5月1日,他们组建了一个幸福、快乐的家庭。从此,他们也像父母辈一样,跟随着水电十四局的旗帜,从一个工地到又一个工地,春去秋来,日出月落,树密草旺、燕高莺低。

刘齐斌是个样样事有他的人。工地上各型车辆驾驶、维修,各项水、电维护维修,房门锁具更换、树木绿化栽培,他都是上手就会,随喊随到。来到轨道工程事业部东莞项目部后,单位上安排他担任综合管理部副主任,各项管理要使用电脑,可把他难住了。但他是个不服输的人,不懂就向身边的年轻人学,2个月,制表、word,他虽不算精通,但完成一般管理工作没问题。搞管理,刘主任就更忙了,一天到晚,处理生活办公区的琐事,让吴会萍常常半天不见他的人。

综合管理工作,必须讲究按章办事,一碗水端平。但有许多时候,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,也不是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去一一解释,免不了就有脸红脖子粗的时候,吴会萍就会拉开丈夫,及时对当事人解释,而刘齐斌总是雨过天就晴,时间长了,大家也理解了刘齐斌,知道他对事不对人的性格,人人见他都叫一声“斌哥”!

吴会萍在项目部从事后勤工作,食堂、保洁、保安、接待,有什么做什么,从不挑挑拣拣。谁有个大事小事,留个饭、拿个快递、送份资料、补个衣服,都会叫她,她也乐意去帮,时间长了,大家都知道,项目部有个“萍姐”!往往“斌哥、萍姐”休假返回的时候,都是项目部的节日:云南老家的火腿、牛干巴、乳饼、干菌子,有缘人能品尝;干米线、猫哆哩,那是人人有份!而这些,有些是“斌哥”母亲—75岁的老水电工人给攒的,有些是“斌哥、萍姐”的亲戚送的,有些是他们的邻居送的。东西太多,坐飞机、火车都不方便带,“斌哥、萍姐”每次探亲,都是租一辆车往返,带到项目部的米线,稍稍拿水一泡,放点干酸菜,煮出来那就是家乡的正版味道,对没能回家的同事,那家乡情愫,浓得都没边了啊!

2022年3月,东莞疫情严重时,“斌哥”老母亲每天一个电话,可“斌哥”和同事们支援驻地村抗疫,忙着架设水马、铁马,沟通联系,往往几个电话都接不过来。老母亲急了,催促“斌哥”兄长、姐姐、妹妹轮番的电话轰炸,“斌哥”也急了,对着姐姐大吼:“真有事,单位会通知你们的!”姐姐哭了,“萍姐”知道后,把“斌哥”好一顿埋怨,就每天坚持定时打个电话、拍个短视频回去,报个平安。

曾经沧海难为水、除却巫山不是云。“斌哥、萍姐”结婚,没有山盟海誓、没有三金三银,一切都如水般自然。京沪铁路项目建设完成后,“斌哥”给“萍姐”买了条项链,可来到东莞项目部的第一天,住在酒店里项链却突然怎么也找不见。“斌哥”说没事,大不了再买一条。“萍姐”哭着说,这是我们的结婚纪念啊,你快报警!最后,却是因刚到项目就忙着办事,项链掉在酒店大堂沙发缝隙里,酒店服务员给找了回来。

“斌哥”现在天天快乐,夫妻和睦,慈母在堂,兄长姐妹在家,唯一让他们操心的是女儿,25岁的人了,从事计算机行业,可姑爷还没着落。“不急不急,”女儿说:“不看我是学计算机的?我掐指一算,你姑爷已经从你亲家母的怀里跳下来了!”“鬼丫头!”“斌哥”无可奈何,只好继续边工作,边操心。“萍姐”却笑了:项目上那么多小伙子,看好了让姑娘过来瞅瞅!

“启斌,明天镇检查组来,你安排下会议室!”领导说。

“好呢!”

“刘主任,下午会议,你负责倒下水,布置下水牌!”

“好呢!”

“斌哥,安排辆车,去现场!”“好呢!”

“萍姐,食堂师傅请假,你帮忙捡下菜、饭后收整!”

“好呢!”

……

“实在太累了呢!”萍姐腰疼,对斌哥抱怨了几句。斌哥一边帮她贴着膏药,一边笑说:忙,说明大家需要我们!要是有一万人需要你,不管你做什么,那都是个人物呢!萍姐被斌哥整得也笑了:就你心宽!

项目部有了他们,就有了家的气息、家的味道。
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